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玩不起的游戏

2019-05-16 23:48:24 来源:动力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15 3 故 事 网。重病

  有首民谣这样说:“一等男人家外有家,二等男人家外有花,三等男人花中寻家,四等男人下班回家……”

  照这种排法,临江县建设局局长杜天心就是个“家外有花”的二等男人。他的那朵“花”叫卓水兰,是他们局的财务科长。两年前他俩去省城出差,晚上进了舞厅,跳着跳着就跳出了感觉,最后跳到了一张床上。

  那天晚上,卓水兰宽衣解带,对杜天心说:“这是我送给你的特殊礼物。”

  两年后的一天早上,杜天心刚到办公室,就把卓水兰叫来了。卓水兰一进门,他就郑重其事地递给她一张纸,说:“这是上天给我们送来的特殊礼物。”

  卓水兰接过一看,这张纸是省城医院的病情诊断书,诊断的对象是杜天心的妻子马玉萍,诊断结论是触目惊心的四个字:肝癌晚期。

  杜天心说:“肝癌晚期,不治之症,多则一年,少则半年,到时候我们水到渠成,顺理成章,这下你总该放心了吧。”

  原来,卓水兰这朵“花”做着做着就想喧宾夺主了,这段时间经常吵着要杜天心给她个“特殊礼物”,杜天心问什么“特殊礼物”,卓水兰说局长夫人这个位置。杜天心说他这样的身份,不能为这事闹个满城风雨,要卓水兰不要急,慢慢来,但卓水兰就是慢不下来,天天催着杜天心。

  现在好了,马玉萍肝癌晚期,省去了多少麻烦!她高兴地在杜天心脸上狠狠地亲了一口,说:“这份特殊礼物,我收下了。”

  杜天心说:“这个秘密只能你知我知,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

  卓水兰笑了,她想:我怎么可能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透露出去呢?这个秘密要是一透露出去,多少女人蠢蠢欲动、想捷足先登啊。

  前不久,市财政局一个小科长的老婆得了癌症,听说想当后备夫人的女人差不多打爆了他的电话!她说:“我知道,我不会那么蠢的。”继而问,“你老婆知道吗?”

  杜天心说:“不知道,我骗她只是肝脏囊肿。”

  卓水兰点点头,心里却有了另外的想法……

  2。演戏

  卓水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那个另外的想法就像泉水似的冒出来了。自从与杜天心好上后,她就开始做局长夫人的梦了。

  现在,这个梦就要变为现实了,她怎能不欢喜欲狂呢?她把那份诊断书捧在手里,越看越觉得这个信息对别人无疑要绝对保密,但必须快点让马玉萍知道5.3.故.事.网

  听人说,得了癌的人要是自己不知道得癌,稀里糊涂的倒可以多活些日子;要是自己知道得了癌,精神就一下子垮了,离开这个世界的步伐就会大大加快。而马玉萍离开这个世界的步伐一加快,那么她卓水兰做局长夫人的步伐也就加快了。

  主意打定,卓水兰下午就悄悄地来到了杜天心家里。进门的时候,马玉萍正在煎中药。她有意装得有点吃惊,惊呼道:“哟,玉萍姐,我怎么也没想到你会生那种病啊!”她把“那种病”三个字咬得很重,让谁都听得出其中的意思来。

  马玉萍一听这吓人的口气,奇怪地问:“那种病,那种什么病?不就是肝脏囊肿吗?”

  卓水兰故意装得脱口而出:“天哪,你还不知道呀!”

  这一下,马玉萍警惕了,问道:“不知道什么呀?”

  卓水兰演戏似的连忙伸伸舌头,摆摆脑袋,一迭声地说:“没什么没什么,我……我真是多嘴了……”说着还连连地打起自己的嘴巴来。

  卓水兰这一阴一阳、欲言又止的模样,起到了非常好的效果,马玉萍的心被她一下子高高地吊了起来。她对卓水兰连声说:“你一定知道什么,告诉我吧。”

  卓水兰头一摇:“我……我不能說。”

  这一来,马玉萍哪里还肯让卓水兰走。她本来对这位不速之客有种本能的不快,因为有关她与杜天心的风言风语,马玉萍已经听到过一些,可现在,她再也顾不得这些了,忙着给卓水兰端凳敬茶,拉着她的手说:“你告诉我吧,你不说我就不让你走了。”

  卓水兰装得很为难地说:“我一说,杜局长肯定要骂死我了。”

  马玉萍紧张得简直有点推心置腹了:“你放心,你告诉我,我不会让他知道的。”

  卓水兰这才把早已编好的台词说了出来。她说早上杜天心出门时把一沓发票交给她,让她结算报销,她在整理发票时,冷不防理到了一张马玉萍的诊断书,一看吓得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说着她哆哆嗦嗦地把那张诊断书拿了出来,嘴里还装得结结巴巴地说:“我看你……还是……不要看了吧……”

  此时的马玉萍急得那颗心都要从喉咙里跳出来了,她一伸手就把诊断书抢了过去。一看,就像当头挨了一棒似的,差点当场晕死过去。但碍着卓水兰在场,她死死地撑住自己,说:“谢谢你,我知道了。”

  卓水兰说:“杜局长瞒着你,也是一番好心呀5+5+5+5+5+3+3+3+c+c。”

  马玉萍点点头:“我知道。对生这种病的人大家都是这样的。”说着她把那份诊断书交还卓水兰,说,“这东西你拿回去,悄悄地交还给他,千万不要让他知道我看过了。”

  这正中卓水兰的下怀,她收好诊断书,又猫哭老鼠似的安慰了马玉萍几句,就满心欢喜地走了。走出门外,就忍不住哼起歌来:“今天是个好日子……”

  3。新保姆

  卓水兰走后,马玉萍才一下瘫坐在椅子上,两行绝望的泪从蜡黄的脸上长长地流了下来。她想,这也许就是命吧。

  三年前,她父亲查出肝癌晚期,不出半年就走了;去年,她母亲又得了癌症,又动手术又化疗,但不久还是去了。两位亲人得癌后那种生不如死的惨状,使她产生了一种极度的恐惧。

  她当时就想,要是有一天她也得了这种病,就一定不动手术不化疗,不行了,就自己给自己安乐死,决不去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想不到现在被自己不幸言中了。

  马玉萍知道,这种病一到晚期,那个极度痛苦的时候就要到了。毫无疑问,她不会让这种痛苦无休止地折磨自己的。但她放不下这个家啊!她有个十多岁的孩子,她去了,他怎么办呀?

  杜天心无疑是没有问题的,这样优越的条件,不要说再讨一个老婆,就是十个老婆,也易如反掌啊。但他要是弄个不三不四的女人进来,她儿子就有苦头吃了。马玉萍觉得现在什么都不要想了,为杜天心安排一个未来的老婆才是当务之急。她要把家交给一个可以放心的人,而一想到这个问题,第一个冲进她脑海里来的是一个叫白雪梅的女人。

  白雪梅是杜天心的初恋对象,当时杜天心还在乡下当一名文化员。可不久,有人又给他介绍了马玉萍。马玉萍当时快30岁了,长得远没有白雪梅赏心悦目,但因为她是当时县委组织部部长的千金,就让杜天心的心思活了原文55555333.cc

  一直以来,杜天心胸怀大志,不甘平凡,在乡里苦苦挣扎,总想出人头地,有所建树,但苦于没有背景,总是一无所获。现在,马玉萍无疑是一个从天而降的机会,自己一旦成了组织部长的乘龙快婿,前途肯定不可同日而语。

  但怎样去面对白雪梅却成了他的一道难题。幸运的是,善解人意的白雪梅很快看透了他的心思,她虽然对杜天心难舍难离,但主动上门,说声:“天心,奔前途去吧。”就自动解除了对杜天心的所有羁绊。

  后来,杜天心果然如愿以偿,步步高升,三年前成了县建设局的局长。而白雪梅从此没有找过其他男人,就一个人在城郊接合部开了家小小的杂货店。这些事马玉萍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心里一直有些愧疚。现在,她觉得她得了这种不治之症,也许是上苍对她的一种惩罚吧!而上苍对她的惩罚也是对白雪梅的恩赐,把杜天心交还给白雪梅,是最顺理成章的事。

  当天晚上,马玉萍对杜天心说,自己近来身体不好,想找个保姆来做做家务。杜天心满口答应,说:“你去找来就是了,最好找个年轻点儿的,不要去计较钱多钱少。”

  第二天早上,马玉萍就找到了白雪梅的杂货店。见到白雪梅,她就单刀直入地自我介绍说:“我叫马玉萍,是杜天心的妻子,想同你谈点儿事。”

  白雪梅怔住了:杜天心的妻子,她找我会有什么事呀?我与杜天心可是一点儿也没有来往啦。

  她迟迟疑疑地把马玉萍让进屋里,端凳敬坐,再问她有什么事,照直说就是了。

  马玉萍说的第一句话竟是:“我得癌症了。”

  白雪梅吓了一跳:“你……你不要吓我呀。”

  马玉萍说:“是真的,我不骗你。肝癌晚期,日子不会多了5~3~故~事~网。我找你,也不用转弯抹角了,直话直说吧,是想把今后的这个家托付给你。”

  接着,她把自己的想法一股脑儿地说了出来。最后说,她打算让白雪梅先以保姆的名义住到她家去,有些事她再慢慢地同她交代。

  白雪梅目瞪口呆,以为自己是在做梦。她呆呆地看着马玉萍,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而马玉萍满眼期待地看着她,模样是那样的真诚和无助。

  她见白雪梅久久不作声,又说:“你以前与天心的事,我都知道了。我是相信你,才真心实意来找你的。”

  白雪梅还是心里很乱。过了好久,她才说:“你……你让我再想想好吗?”

  马玉萍点点头,给白雪梅留下了自己的家庭住址和电话号码,说想好了,就告诉她。并说她得了癌症,她是从别的渠道了解到的,杜天心还瞒着她,这事千万不要让杜天心知道。

  送走马玉萍后,白雪梅的心里一下子翻江倒海起来了。说实话,这些年,她哪一天不在想着杜天心啊!正因为她心里深深地藏着杜天心,所以对别的男人再也没有兴趣了。对人说她已经心如死灰,但内心里何尝不是一种默默的等待呢!现在,机会送上门来了,她能无动于衷吗?

  可她觉得在这时候想这个问题是不道德的,她只觉得马玉萍那样的真诚,就是为了给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多点儿安慰,她也不应该拒绝她。

  三天后,白雪梅把雜货店托付给了一位小姐妹,到马玉萍家做了“保姆”。

  当杜天心回家发现马玉萍叫来的保姆竟是白雪梅时,着实吃了一惊。但他没有细想,觉得这也许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罢了。再说即使其中有什么蹊跷,也只有以后再讲了。

  可是,有一个人却妒火中烧了,这就是卓水兰5~3~故~事~网

小编推荐:
>>> 会见前男友
>>> 一生的收获
>>> 李克强总理机智化尴尬
>>> 凡俗与高雅
>>> 真正的同学友情长什么样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动力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阿P迎检查

    阿P大器晚成,儿子都上小学了,他才发奋考进县城管大队。可是才高兴了没几天,他就遇上了麻烦事。事情是这样的:这天一早阿P刚上班,就被大队长李武叫到会议室开会。李武说,县委巡查一组半个月后要来城管大队检查工作,检查项目很多,每人都要认领一个。李武说完,一人发了一份清单,让大家现场认领。阿P傻愣愣地拿着清单还没反应过来,就见有人已经将手举得老高:“我认领‘制度保障’!

  • 阿P巧抓白吃客

    阿P是一家连锁快餐店的店长,最近,为争创明星加盟店,阿P不敢有丝毫疏忽,早晚都在店里巡视。这天,阿P打开店门口的意见箱,却发现了一封匿名来信,说阿P的快餐店管理存在着漏洞,经常有人吃饭钻空子不付钱。阿P大吃一惊,在这当口,店里居然出了这样的问题?阿P马上召集店员开会,安排店里的小钱来负责查找这个白吃客,可是小钱领了任务,查了一个星期,也没查出个人影来。这可让阿P火冒三丈,最后决定自己来查。第二天,

  • 新婚第一案

    阿P凭着自己的努力,成了市刑侦中队的一名刑侦队员,年纪轻轻的,就参与过好几起大案要案的侦破工作。一时间,向他抛来绣球的女孩比比皆是,而阿P呢,最终选择了同样来自农村的小兰。小兰秀外慧中,两人可谓是郎才女貌。这天是两人新婚的日子,喜宴过后,新郎新娘入洞房,宾客们也吵吵嚷嚷地拥进来,开始闹洞房。一直闹腾到很晚,宾客们才意犹未尽地陆续散去,最后只剩下十来个客人。突然,只听得“啪”

  • 谁都挡不住

    阿P是个跑酷达人,就是凭着一身敏捷洒脱的跑酷功夫,赢得了女朋友小兰的芳心。这不,阿P准备下个月就向相处了三年的小兰求婚啦!不过,小兰可不是这么好拿下的,她明确表示求婚礼物一定要有创意,什么戒指、项链、衣服,统统太俗。这小兰的倔脾气阿P是知道的,他绞尽脑汁想啊想,终于想出了个绝妙的主意。事不宜迟,一连几天,阿P都是披着星星出去,头顶月亮才回来,天天累得一身臭汗。阿P妈心疼儿子,问他每天火烧屁股似的,

  • 阿P卖菜

    小兰的娘家在驴家屯,距县城二十多里。这天,阿P跟着小兰回娘家。两个老人看到女儿女婿回来,很是激动,准备了好酒好菜招待。阿P和老丈人都好喝酒这一口,喝得很是痛快。没想到老丈人喝酒太多,犯了头疼,第二天爬不起来,没法去卖菜了,正愁着呢,阿P突然豪情万丈地说:“我去卖菜吧!”一旁的丈母娘疑惑地看看阿P:“卖菜要赶驴车,你能行?”小兰说:“就让他

  • 一份快餐三千元

    阿P是个司机。这天正值寒冬腊月,他开车回公司,看到一个眼熟的女清洁工,穿得很是单薄,瑟瑟发抖地啃着一块冻得硬邦邦的馒头。这个清洁工大概五十多岁,看上去家境很不好。这时,阿P看到路边有家小吃店,他灵机一动,下车跑进小吃店点了份热气腾腾的快餐,给清洁工送了过去:“阿姨,别啃冷馒头了,我给你买了份快餐,趁热吃吧。”清洁工愣了一下,连连感激阿P。几天后,阿P开车送老板去办事,可没开

  • 阿P唬鱼

    在东北一些地方,有一种捕鱼的工具,叫“唬子”,形状像网箩……这天是周日,阿P闲来无事,就去江边溜达。沿江一路走下去,阿P发现捕鱼的人很多,有钓鱼的,有撒网的,还有唬鱼的。阿P逐一看过去,顿时乐了,那个唬鱼的傻大个姿势笨拙,甩不远不说,抛出去的唬子还没落水就翻个了,他也不管,照样让唬子沉下水,没多一会儿就收绳子,拽唬子上岸,里面一条鱼也没有!这哪成啊?阿P急得手直痒,网上一句

  • 阿P巧求字

    阿P手头积攒了一笔钱,寻思着拿这笔钱干点什么,刚好老家大洪山村盛产辣椒,他就因地制宜,开了一家制作腌辣椒的手工作坊,并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红太阳辣椒加工厂”,希望工厂像红太阳一样,蒸蒸日上。名字响当当的,好马配好鞍,招牌上的字当然也不能逊色,得用名家墨宝。名家有现成的,几年前,书法泰斗李金高老先生就回到了老家大洪山村养老。这天,阿P拎着土特产兴高采烈地来到李

  • 阿P讨礼物

    这天一大早,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一时之间,阿P心里暖暖的。小兰瞄了阿P一眼,说:“阿P,今天生日打算咋过?”阿P满不在乎地说:“简单点吧,下班时我买个蛋糕,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让同事知道,还不是像往年一样,虽然拿点小礼物,却狠宰了我一顿,得不偿失啊!&rd

  • 一双运动鞋

    一天,阿P和小兰带着小P乘车回家,小P一人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上玩,阿P和小兰也不多管他。半道上,阿P突然发现,刚买的一双运动鞋只剩一只了。小兰埋怨说:“叫你放好了,你偏让儿子拿着玩,肯定是小P从窗口扔出去了,那可是五百元钱买的呀,多让人心疼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你说咋找?”阿P摸摸脑袋,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段话,塞进鞋里,忽地往窗外丢出去。小兰又气又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