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正文

白鸭宰不得

2019-01-16 23:42:12 来源:动力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然而早年间官场中竟有一种令人发指的陋俗,官匪勾结,让无辜之人入狱顶罪,俗称“宰白鸭”……

  1来源55555333.cc。偶遇

  早年的时候,在豫北的黄池县境内,有个叫小麻寺的村子。村子南邊不远,有一处水荡,据说这个水荡下面连通着黄河,一百多年来不曾干过。有山靠山,有水吃水,村子里不少人在水荡里养鸭子,每天一大早,就能听到水荡里到处响起“嘎嘎”的叫声。

  小麻寺村里有个年轻人叫刘敬廉,他长得文质彬彬,模样周正。这天,他背着一篓鸭蛋和两只肥硕的白鸭到集市上去卖,鸭蛋很快就卖光了,可一直快到天黑,还有一只白鸭没有卖出去。正当他打算收拾东西回家的时候,天忽然变了,紧接着就下起雨来。

  恰好集市旁边有个小旅店,刘敬廉连忙抱着白鸭到了里面。一进门,不留神与一人撞了个满怀,刘敬廉抬头一看,不觉愣住了,眼前的这人跟自己长得极像,如果不是穿着打扮不一样,肯定会有很多人认错。

  刘敬廉连忙道歉,那人见到刘敬廉,也好像吃了一惊,过了片刻才拱手道:“不打紧。”说完,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着刘敬廉,半天才“哈哈”大笑起来,说:“你我真是有缘,没想到世上会有与我如此相像之人!兄弟要是不嫌弃,坐到一块儿喝两杯如何?”

  刘敬廉说:“那怎好叨扰?何况我手里还有它。”

  那人看了看刘敬廉手中的白鸭,一笑说:“无妨,店家,把这位兄弟手中的这只白鸭宰了,炖道汤。”接着他回过头,冲着刘敬廉说:“这白鸭多少钱,我付给你!”

  话说到这份儿上,刘敬廉不好再推托。店家走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白鸭,岂料白鸭猛地一挣扎,捆着双脚的草绳竟断裂开来,它“嘎嘎”叫着,从店家手中跳到地上,摇摆着肥硕的身子飞快地跑出屋子,一头扎进雨中。

  店家刚要出去追赶,那人叫住他说:“慢着慢着,不就是一只鸭子嘛,不必追了5 3 故 事 网。兄弟,这是纹银半两,够吗?”

  刘敬廉慌忙说道:“够了够了,让兄长见笑了。”

  那人硬把银子塞到刘敬廉怀里,然后拉着他坐到桌旁,给他倒了杯酒,两人边吃边聊。那人说自己叫孙东泽,是个买卖人,平日里天南海北地跑,钱虽说没挣多少,朋友倒是交了不少。

  聊了一会儿,天已黑了下来,雨还没有停歇的样子,刘敬廉不免担忧起来,因为他家距此有十好几里地,要是一直下雨的话,就回不了家了。孙东泽看他忧心忡忡的模样,就问他有什么心事。刘敬廉把事情说了,孙东泽一听,马上说道:“旅店里有的是住处,你只管住下就是,你放心,费用我全包了。”

  看着孙东泽一脸真诚,刘敬廉盛情难却,心中很是感激。吃喝已毕,他就跟随着孙东泽去了客房。

  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孙东泽把蜡烛点上,跟刘敬廉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刘敬廉的眼皮直打架,孙东泽的谈兴却依然浓厚。忽然他一拍脑袋,跳起来说道:“糟糕,我刚想起一件事——来这里的时候我路过一座庙,就进去歇息了一会儿,临走的时候却把一件行李落在那儿了,现在才想起来。外面黑灯瞎火的,一个人去怪害怕的,兄弟,你能不能陪我去一趟呢?”

  刘敬廉无端受了人家这么多恩惠,心里正过意不去,也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了。

  这时雨已经停了,孙东泽走在前面,刘敬廉跟在后面,到了地方,孙东泽走进寺庙的大殿,借着微弱的星光看了看,欢喜地说:“兄弟,这不是我落下的东西吗?都还在这儿呢!”说完,他把包裹拿在手里,掸了掸上面的土,转身刚要走,忽然捂着肚子叫起来:“兄弟,你先帮我把东西拿着,我肚子疼,上趟茅厕。”

  孙东泽把包裹塞到刘敬廉的怀里,匆匆忙忙向庙后跑去5+3+故+事+网。刘敬廉拎着包裹,站在庙前的廊檐下等着。等了大半天,也没见孙东泽回来,刘敬廉有点着急,就向庙后一边走一边呼唤。可喊了好几声,也没人答应,到了庙后一看,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孙东泽的影儿?

  刘敬廉没法子,只好拎着包裹回到旅店。店家看到刘敬廉,告诉他说,孙东泽刚才回来了,他说自己有急事先走了,临走前嘱咐说房钱已经交了,让刘敬廉安心住下。刘敬廉听了,只得一个人回到屋里。他打开孙东泽落下的包裹一看,里面是几件平常衣物,也就没太在意。

  2。遭祸

  第二天一大早,刘敬廉离开旅店,径直回家。到家后,刘敬廉把昨天的事情跟父亲刘长山讲了一遍。刘长山听完,说:“这人是个厚道人,他出了买鸭的钱,却没有得到鸭子,这便宜咱不能占。”

  刘敬廉说:“爹,白鸭自己跑掉了。”

  刘长山一笑说:“没,这家伙识路,自个儿跑回家了。”

  刘敬廉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一看,果不其然,那白鸭就在不远处一摇一摆地走着,时不时还发出“嘎嘎”的叫声。按照刘长山的意思,要把白鸭抓住,给孙东泽送去,刘敬廉说:“他还有个包裹落在我这呢,按理该和白鸭一起送去,可是他走得匆忙,不知该去哪里找他呀!”听了这话,刘长山只得作罢5 3 故 事 网

  几天后,刘敬廉和往常一样,吃过早饭就赶着鸭群去水荡。等鸭子吃饱喝足,他又把鸭群赶回家去。回到家里,父亲刘长山有些紧张地说:“听人说咱县出大事了。”

  刘敬廉问:“啥大事?”

  刘长山说:“黄员外家遭强盗抢了,家里死了好几口人。”

  听到这话,刘敬廉吃惊不小,黄员外在黄池县赫赫有名,他家财万贯,为人厚道,名声很是不错,谁料竟遭此横祸。

  刘敬廉忙问:“强盗抓住了吗?”

  刘长山说:“听说刚刚抓住。”

  父子俩又说了一会儿闲话,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响起了“砰砰”的敲门声。父子俩来到屋外,打开院门一看,不觉愣住了,门外站着好几个衙役。领头的衙役看到刘敬廉后,打开手中的一幅画卷,上一眼下一眼地打量了他半天,旁边几个衙役也凑过来看,说道:“没错,就是他。”

  领头的衙役说:“盗首就是他,前去绑了!”

  话音一落,几个衙役“呼啦”向前一拥,当即就用绳子把刘敬廉绑了个结结实实。刘敬廉一边挣扎一边问:“各位老爷,我刘敬廉犯了啥王法,你们这样待我?”

  领头的衙役冷笑道:“自己犯了啥事还不知道吗?一会儿到了衙门你就不这样问了。”接着他一挥手,“进屋给我搜!”

  几个衙役冲进屋里,很快就拿着一个包裹出来,正是孙东泽落在庙里、被刘敬廉带回来的那个。刘长山扑上来想拉住儿子,一个衙役飞起一脚,把他踢翻在地,他趴在地上,眼睁睁地看着衙役们把儿子带走了。

  刘长山以为是衙役抓错了人,忙简单收拾了东西,赶往县城探听消息5_3_故_事_网。到了县城,他问了好些人,也没人告诉他刘敬廉究竟被关在哪里,最后有位好心人给他指了条路,说送点银子给衙役,兴许能得到消息,他这才打听到一位姓姜的衙役的住处。见了面之后,刘长山从口袋里掏出一块银子,递了过去。这个姓姜的衙役正是县里的捕头,那天就是他带人去捉的刘敬廉。收下银子,姜捕头的态度好多了,刘长山询问儿子的下落,不料姜捕头却摇晃着脑袋反问:“你说的刘敬廉是什么人?”

  刘长山着急道:“就是那天你们从我家里抓走的年轻人啊!”

  姜捕头慢悠悠地说:“他怎么是刘敬廉,分明是盗首孙东泽!他领着一伙歹人抢劫了黄员外的家,还杀了好几口人,实属罪大恶极,现已押入大牢,单等县太爷上报的文书下来后问斩呢!”

  刘长山连忙辩解:“他是我的儿子刘敬廉,根本不是盗首,你们一定抓错人了。”

  姜捕头把眼一瞪说:“抓错人了?要是抓错人,他为何承认自己就是孙东泽呢?快点走吧,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

  刘长山觉得天都快塌了,一向奉公守法的儿子,怎么会变成了盗首呢?这里面肯定有冤屈!

  3。诬陷

  从姜捕头家出来,刘长山有心去县衙击鼓喊冤,可再一想,自己一介草民,无钱无势,去告状肯定不会有好结果。刘长山头脑还算灵活,他想了个主意,打算在开刀问斩那一天,在刑场替儿子喊冤。

  一个月后,从县衙传出消息,抢劫黄员外家的众案犯将在两天之后问斩。

  到了那天,刘长山早早就来到了刑场,找了个最靠前的位置,单等着儿子出现。过了不久,只见人群往两边一分,空出了一条道路,一众衙役押着几辆囚车穿过人群,第一辆囚车内正是刘敬廉。刘长山一看,儿子披头散发,伤痕累累,衣服上有个大大的“囚”字,他心里不由得一阵酸痛。

  到了刑场,衙役打开囚车,把一众犯人挨个提出来,反绑好双手,命他们跪在地上。刘长山知道不能再等了,就向刑场里冲去,一边冲一边高声喊道:“儿啊,你怎么会是盗首?有冤屈要喊出来呀!”

  他的喊声被很多人听到了,刘敬廉抬起头,一看是父亲,眼泪当即流了下来,他也高声喊道:“冤枉啊,我不是盗首孙东泽,我是小麻寺的刘敬廉!我是在狱中被屈打成招的!”

  原来,刘敬廉那天到了公堂上后,黄池县令莫宗江一拍惊堂木,说:“下跪的可是盗首孙东泽?”

  刘敬廉连忙否认,莫宗江却说:“在你家中搜出的衣物,与黄员外家人看到的盗首所穿衣物相同,铁证如山,还敢狡辩!来呀,带其他案犯上来,跟他对质!”

  被押进来的几个人看了一眼刘敬廉,纷纷惊讶地问:“大哥,你怎么也被抓了?”

  莫宗江问那几个人:“他可是你们的头头孙东泽?”

  几个人说:“是的,太爷推荐www.55555333.cc。”

系统推荐:
>>> 你看得见星光吗
>>> 愿你敢放手一搏,纵无所得
>>> 走出心狱
>>> 现在就做
>>> 欠你一声爸

第一页12下一页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动力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一份快餐三千元

    阿P是个司机。这天正值寒冬腊月,他开车回公司,看到一个眼熟的女清洁工,穿得很是单薄,瑟瑟发抖地啃着一块冻得硬邦邦的馒头。这个清洁工大概五十多岁,看上去家境很不好。这时,阿P看到路边有家小吃店,他灵机一动,下车跑进小吃店点了份热气腾腾的快餐,给清洁工送了过去:“阿姨,别啃冷馒头了,我给你买了份快餐,趁热吃吧。”清洁工愣了一下,连连感激阿P。几天后,阿P开车送老板去办事,可没开

  • 阿P唬鱼

    在东北一些地方,有一种捕鱼的工具,叫“唬子”,形状像网箩……这天是周日,阿P闲来无事,就去江边溜达。沿江一路走下去,阿P发现捕鱼的人很多,有钓鱼的,有撒网的,还有唬鱼的。阿P逐一看过去,顿时乐了,那个唬鱼的傻大个姿势笨拙,甩不远不说,抛出去的唬子还没落水就翻个了,他也不管,照样让唬子沉下水,没多一会儿就收绳子,拽唬子上岸,里面一条鱼也没有!这哪成啊?阿P急得手直痒,网上一句

  • 阿P巧求字

    阿P手头积攒了一笔钱,寻思着拿这笔钱干点什么,刚好老家大洪山村盛产辣椒,他就因地制宜,开了一家制作腌辣椒的手工作坊,并绞尽脑汁想了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叫做“红太阳辣椒加工厂”,希望工厂像红太阳一样,蒸蒸日上。名字响当当的,好马配好鞍,招牌上的字当然也不能逊色,得用名家墨宝。名家有现成的,几年前,书法泰斗李金高老先生就回到了老家大洪山村养老。这天,阿P拎着土特产兴高采烈地来到李

  • 阿P讨礼物

    这天一大早,阿P的手机就陆续收到短信,他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短信都是各种平台和公众号发来的温馨祝贺。一时之间,阿P心里暖暖的。小兰瞄了阿P一眼,说:“阿P,今天生日打算咋过?”阿P满不在乎地说:“简单点吧,下班时我买个蛋糕,回家小小地庆祝一下就可以了,也不打算在单位里嚷嚷了,让同事知道,还不是像往年一样,虽然拿点小礼物,却狠宰了我一顿,得不偿失啊!&rd

  • 一双运动鞋

    一天,阿P和小兰带着小P乘车回家,小P一人坐在靠近车窗的位子上玩,阿P和小兰也不多管他。半道上,阿P突然发现,刚买的一双运动鞋只剩一只了。小兰埋怨说:“叫你放好了,你偏让儿子拿着玩,肯定是小P从窗口扔出去了,那可是五百元钱买的呀,多让人心疼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扔的,你说咋找?”阿P摸摸脑袋,笑了笑,从提包里拿出笔和纸,写了一段话,塞进鞋里,忽地往窗外丢出去。小兰又气又疑惑:

  • 阿P也想当群管

    阿P开了家馒头店,这天他看电视,见新闻里一位领导到社区慰问环卫工人,特意给他们准备了爱心馒头,大伙别提多感动了!阿P瞧了,眼珠一转,心想,当领导的都带头送馒头了,我阿P怎能不表示表示?而且,搞不好我馒头店的名气还能一炮打响呢!说干就干,这以后,阿P每天早上都给附近的环卫工人免费提供爱心馒头。馒头店的生意还真的越来越好了,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这样一来,儿子小P的学习实在是顾不上了。小P今年上小学三年

  • 阿P智斗假币

    这天,阿P突然发现自己不知啥时得了一张假币,他一下子坐立不安起来:我阿P一世精明,凭啥当这个冤大头?不行,得想法子把它花出去。在这之后,只要有花钱的机会,他都条件反射般地想到口袋里的假币。可是大商场大超市有验钞机,很难出手;小摊贩那里相对容易些,但人家做点小生意也不容易,阿P于心不忍。一晃一个月过去了,这张假币仍然稳稳当当地留在自己手里,阿P都快绝望了。一个周末,阿P路过剧场,只见大幅的标语分外醒

  • 不和老王当邻居

    阿P喜欢看爱情小说,看多了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凡是女人和邻居有染的桥段,这男人都是隔壁老王。阿P心想:这姓王的邻居咋都这么坏?幸亏他没和姓王的男人做邻居。阿P家住在一梯三户的公寓楼里,邻居一户姓马、一户姓张,都是二十多岁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三户人家平时也互相走动,邻里关系还不错。再说了,小兰虽然天生丽质,但毕竟三十多岁了,和两个二十多岁的小媳妇儿比,简直黄脸婆一个,所以阿P对这两个男邻居特别放心

  • 游戏赢家

    小兰最近火气很大,动不动就朝阿P发脾气。这天,小兰把脏衣服往地上一扔,气愤地说:“阿P,你也上班,我也上班,凭什么我天天给你洗衣服?我要抗议!”阿P赶紧讨好地说:“亲爱的小兰啊,我不是天天买菜做饭吗?要是我再把洗衣包下来,我还算是个男人吗?万一传出去,还不让我那帮朋友笑掉大牙?”小兰把头一抬,说:“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今天衣服还是我洗;输了,衣服就归你洗!”说完,她拿起茶几上的一小盒饼

  • 阿P有龙袍

    喜得宝贝眼下全民收藏热,不少人玩起了老古董。阿P也玩,梦想有朝一日捡个大漏。为了维持爱好,阿P节衣缩食,几年下来也杂七杂八地收了点东西。谁知经过电视台收藏节目的专家一鉴定,其中几乎没有真品。看到辛苦钱打了水漂,妻子小兰气得回了娘家。老岳父听说了事情的原委,一个电话把阿P给叫上了门。岳父没有数落阿P,而是把小兰也叫过来,然后郑重其事地拿出一个包袱。包袱一打开,阿P就惊得说不出话来,乖乖,这是一件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