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意林 > 世间感动 > 正文

流泪的肖像画

2018-07-30 00:07:47 来源:动力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画师初出道时,一文不名,画得成堆的宣纸在墙角发霉原文55555333.cc。日子便过得很艰难。
  
  妻子对他说:“何不去市中心办个画展?”
  
  画师的心动了动。画师一无所有,却欣慰有一位美丽贤惠的妻子。
  
  画师说:“一个无名的画师,办画展会成功吗?”
  
  妻子说:“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呢?”
  
  两天后,妻子让画师画了一幅她的肖像。妻子说,“不要画眼睛。”
  
  画师不解其意。没眼睛的肖像画算什么呢?
  
  画展在妻子的帮助下布置妥当了5~3~故~事~网。那幅身高体胖跟妻子一模一样的肖像画就放置在展览厅的一角。
  
  画展并没有多大影响。其实那无非是一幅幅平庸之作,缺少灵气。但来宾们还是在大厅一角那幅少妇肖像画前驻足了。
  
  “好!”禁不住传过一阵阵喝彩声。
  
  一幅没眼睛的画有啥好呀?看来这帮家伙不懂艺术!画师忿忿不平地想,无精打采地挤上前去。
  
  画师不禁呆了呆5~5~5~5~5~3~3~3~c~c。这哪里是一幅没有眼睛的肖像画呀?整个画面线条优美、色彩逼真,特别是那一双清澈、明亮、凝重、隽永的水汪汪的眼睛,简直就跟真人一样,飞来的神笔!
  
  画展成功了,画师获得了极大的荣誉。只是暗暗揣摩没眼睛的肖像画咋会有了任何绝妙丹青高手也画不出的那种眼睛呢?但画师已没闲心去细究这些细枝末节了。有好多画坛盛会等候他去参加哩。
  
  一年后,画师已成了画家。成了画家的画师拿出了一纸离婚协议书。
  
  妻子握笔的手很平静。
  
  妻子说:“从搞画展的那一天起,我便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临5+3+故+事+网。”
  
  两人分居了,约好一月后上法庭。
  
  没想到画师初生牛犊,因大肆诽谤一位画坛泰斗而陷入一场危机。画坛各种谣言一齐向他泼来:心胸狭窄、眼光势利、目中无人……更让人气愤的竟有人说,什么画家呀,三流画师都不如哩!
  
  画师的画开始无人问津。
  
  画师重陷窘困之中,日日烦闷,开始与烈酒为伴。
  
  有一天,妻子来了。
  
  妻子平静地说:“有什么呢?大不了重新来过。”
  
  妻子又说:“再去参加一个画展www.55555333.cc。还是画我的肖像,依然不要画眼睛。”
  
  画展这天,因了画师的名声,参观者寥寥无几。但是这一天,却给寥寥无几的参观者留下震撼人心的印象。
  
  他们驻足在肖像画前,如痴如狂。那是一幅美艳绝伦的少妇画像,少妇的面容美丽、善良,挂一丝淡淡的忧伤……突然间,那清澈明丽的眼睛里竟有一滴滴泪珠滴落,一滴滴,一滴滴,顺画布缓缓流淌……
  
  “看哪,画中人流泪了!”所有参观者无不震撼。
  
  所有参观者都离去了,画师仍呆站着。空荡荡的展览厅仅剩下他一人5 5 5 5 5 3 3 3 c c。忽地,他冲上前去,掀开了画布。
  
  画布后,呆站着妻子。

小编推荐:
>>> 罪恶天堂
>>> 炊烟在乡土里歌唱
>>> 留取丹心
>>> 蚂蚁与蚱蜢
>>> 最好的放逐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动力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上帝的回信

    8岁的女儿安妮把细树枝和杂草拣开,给新坟又加了一点土。前一天晚上,我们从海滩上救回了一只受伤的小鸟,安妮给它起名叫海伦。但是,现在它死了,我们把它埋在了我家房子的旁边。然而,我心里却在暗自为孩子们担忧。安妮和她5岁的妹妹莉莉是不是已经失去得太多了?在此之前,她们的父亲和我的婚姻出现了危机。漫长的、艰难的离婚已经让她们幼小的心灵受到了极大的伤害。离婚后,我决定和孩子们搬离新墨西哥州,孩子们没有了父亲

  • 久远的爱

    上个星期,当出租车拉我去德里时,我路过我小时候住过的那座丘陵小镇。这是去德里的惟一一条路,谁去都得走这条路,可我已经很少去小镇。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到这座小镇和任何城镇的次数越来越少。但每次只要我走这条路,我都会透过公共汽车或出租车的窗子,看给一座又老又破的房子增辉的一层阳台上的一排盆栽植物——藻类植物、棕榈树、金盏花、百日草和旱金莲——它们使得这座房子看上去与其他房子相比很显眼。所以谁路过都不会错

  • 假想游戏

    一个年轻男子在楼梯上超过一个中年男子,奔上了月台,想跳进最近的门,但只差了一步没赶上,门已关上,火车无情地开动了。年轻男子呼吸急促,很遗憾地咂了一下嘴。“哎呀,可惜了。”中年男子这么说着靠过来。他戴副眼镜,稍胖,看起来为人厚道。年轻男子点一下头坐在长椅上。“对,差一步。火车应该稍等一下。”“是呀。”中年男子莞尔一笑,说道,“那么也许我也能赶上。”年轻男子忽然站起身来,向前几步抬头看看时刻表。“这个

  • 在那心颤的一瞬间

    在那心颤的一瞬间有个学生跟他太太吵架,请我帮忙劝一劝。“刘老师,你知道吗?他太过分了。”学生的太太在电话里对我喊,“他抱着我,居然喊别的女人的名字。”“他喊谁的名字?”我问。对方犹豫了一下,说出个熟悉的名字。那名字我确实熟悉,不但熟悉,而且熟悉十几年了。十几年间,我这学生交了好几个女朋友,每个都叫那“熟悉”的名字。不是巧合,而是因为只要他交女朋友,就会给女朋友取个好听的“小名”,而那小名都一样,都

  • 梦并不虚幻

    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真实的故事——在巴黎,有一个名叫夏米的老清洁工,他曾经替朋友抚育过一个小姑娘。为了给小姑娘解闷,他常常讲故事给她听,其中讲了一个金蔷薇的故事。他告诉她,金蔷薇能使人幸福。后来,这个名叫苏珊娜的小姑娘离开了他,并且长大了。有一天,他们偶然相遇。苏珊娜生活得并不幸福。她含泪说:“要是有人送我一朵金蔷薇就好了。”从此以后,夏米就把每天在首饰坊里清扫到的灰尘搜集起来,从中筛选金粉,决心将

  • 茉莉悄悄开在101路电车

    我的爸爸,小城的人都习惯叫他“童老板”,他的生意渐渐做得大了,我们的家搬到省城,我轻易回不去了。学校真是好学校,人们都说它属于全市最好的初中,我以前做梦也想不到会到这样棒的学校读书。上学,回家,我乘坐101路电车。以前的小城没有这种庞大、便捷的交通工具,它像神秘的道具,门一站一站地打开,再关掉,发出气流喷涌的声音。我沉默地看着上上下下的人,外边真是繁华,我总是回不过来神。我喜欢在电车上呆呆地想过去

  • 白蝴蝶之恋

    春意甚浓了,但在北方还是五风十雨,春寒料峭,一阵暖人心意的春风刚刚吹过,又来了一阵冷雨。我在草地上走着,忽然,在鲜嫩的春草上看到一只雪白的蝴蝶。蝴蝶给雨水打落在地面上,沾湿的翅膀轻微地簌簌颤动着,张不开来。它奄奄一息,即将逝去。它白得像一片小雪花,轻柔纤细,楚楚动人,多么可怜呀!它从哪儿来?要飞向哪儿去?我痴痴望着它。忽然像有一滴圣洁的水滴落在灵魂深处,我的心灵给一道白闪闪的柔软而又强烈的光照亮了

  • 对岸的爱情

    一日,到周庄,已是薄暮时分,游人散尽。只剩偌大的古戏台,在余辉下,空落中盛载着旖旎与繁华。于是,坐在红木长条凳上,入神,出神。似乎,珠帘下那正旦、贴旦、巾生、雉尾生、大面、老外,各行当鱼贯而出,一番热闹之后,只剩闺门旦一人,在后花园似缱、自怜、怅然、泪悬。空空荡荡,没有布景,一桌二椅而已。那满城风絮,关山横渡,都是演员的唱念做打中形成。天真的假想,虚幻的空间,却又无限真实地笼罩着每一个入戏的人。无

  • 从阿古斯的戒指说起

    阿古斯是有个牧羊人,为人正直纯朴,为吕底亚国王放牧,以此为35故事最大乐趣。生活虽苦,但无杂事烦扰。但是有一天大地突然轰轰作向,剧烈颤抖,强烈地震了。待巨响停止,尘土不再飞扬时,阿古斯从地上爬起来,忽见他的羊群旁边的地面裂开大缝。阿古斯赶紧清点羊群,发现一只羊不见了。他胆战心惊地爬到地面裂缝边上朝下一看,果然看见那只羊躺在下面,羊身上还在流血,他小心地下到地缝去救羊,可是那只羊却跳起来往地缝深处跑

  • 永远的沙堡

    迈克尔六岁时,眼睛患上恶疾,最后竟双目失明了。乔治比迈克尔大六岁,是迈克尔同父异母的哥哥。父亲是卡车司机,天天都不在家,迈克尔的母亲已意外去世,每天守在迈克尔身边的,就只有乔治:乔治对迈克尔说:“你知道上帝为什么会让你失明吗?”迈克尔说,上帝不喜欢我。乔治说:“不对,上帝让你失明,是为了让你建一座漂亮的沙堡。沙堡建成了,你的眼也就好了。”乔治展开两米见方的黑色粗砂纸,说,我已经买来了建沙堡所需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