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故事会 > 开卷故事 > 正文

征服爱情的女孩

2017-10-23 00:42:04 来源:动力文学网 浏览: 评论: [ ]

  编完这期稿件,我忽然想起一则外国民间童话,叫做《高傲的王子》5_3_故_事_网
  
  童话里,一个罗马商人的女儿偶然见到了波斯王子的画像,王子非常英俊,脸上遮着七层面纱。女孩爱上了王子,并且得了相思病。商人不忍心看女儿痛苦,便想办法把女儿的画像送到了王后手里,恳求王子看一看。
  
  王子非常高傲,一眼也不肯看Zbem。听说女孩每天以泪洗面,他就说给她七条手绢去擦眼泪;又听说女孩要为了他自杀,他拿出一把小刀说:“让她自杀好了。”
  
  商人把这些残酷的回答转告给女儿,女孩沉默了一会儿,说:“给我一匹马,一袋钱,我要去闯世界。”
  
  一路上,女孩用自己的智慧和胆识帮助了很多人,也得到了很多人的爱慕,但她从不停下脚步。最后,一位老妇人得知女孩要去找高傲的王子,就送给了她一根魔杖,说这根魔杖能够满足她的一切要求5_5_5_5_5_3_3_3_c_c
  
  女孩并没有直接要求王子爱上她,而是让魔杖造出一座高大的宫殿,就在高傲王子的宫殿对面。第二天清晨,王子惊讶地发现对面出现了一座漂亮的宫殿,还有个美丽的女孩站在里面。为了看清她,高傲的王子揭去了第一层面纱,并让仆人拿着最漂亮的手镯代自己去求婚。
  
  女孩见了,却说:“把这对手镯拿去挂在我的门上,那里正缺两个门环来源55555333.cc。”然后赶走了仆人。就这样,连续六天,王子每天都揭开一层面纱,并送上最珍贵的宝物向女孩求婚,但女孩不为所动。直到第七天,王子揭开脸上最后一层面纱,两人终于面对面坦诚相见,女孩答应了王子的求婚。
  
  在爱情面前,女孩维护了自己的尊严,并且以平等的方式得到了对方的爱来自www.55555333.cc
  
  为什么会想起这则童话呢?因为这一期的作品里,有好几篇都和爱情有關,让人或唏嘘感叹,或击节赞赏。是的,真正的、平等的爱情不会从天而降、信手拈来,而只会存在于筚路蓝缕、自强自立之中。

系统推荐:
>>> 别致的见面
>>> 28岁任白宫要职
>>> 一个朋友
>>> 理想与现实
>>> 青春不能用来哭泣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0% (0)
0% (0)
标签:

我要评论

评论 ( 0 条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动力文学网立场。
最新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做评论第一人吧!
  • 谁干的好事

    强子是个闲不住的人,总想挣点外快。这不,今天正值高考第一天,他灵机一动,把自己那辆私家车开了出来。想不到这生意还挺紧俏,强子刚把车开出小区,只见路上的出租车一辆接着一辆。强子非常后悔没给自己的车洗一洗,因为昨天下了场暴雨,他的车在泥泞不平的路上开过,穿上了件“黄泥裙子”,连车牌号都给糊住了。果然,這么一辆脏兮兮的车,考生和家长都是一脸嫌弃,压根不会来坐。可现在去洗车也来不及了呀,强子只好主动出击,

  • 不是这样的

    那年夏天,大勇被下派到溪南村挂职当“村官”,村里安排他临时住在一个外出打工的村民家里。这房子什么都好,就是门口有一道一尺来高的门槛,大勇摩托车进出十分不便。报到的这一天,大勇正和村主任费力地把摩托车抬进屋,这时,街对面跑过来一个邋里邋遢的男人,嚷嚷着:“喂,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见有人来指导,大勇忙问:“兄弟,你有办法?”那男人“嘿嘿”一笑,伸出两根手指,在嘴边比了比,说:“分我一支烟,我

  • 约会惹的祸

    今天是舒畅和郝琦结婚三周年纪念日。舒畅想给老婆一个惊喜,决定带老婆去第一次约会的锦江宾馆,好好住上一宿。舒畅没和老婆透露安排,他提早下了班,直奔宾馆。他赶到前台,却碰了一鼻子灰,客满了。舒畅心头一阵失落,换个宾馆就没什么意义了。他叹口气,转身要走,却被一位英俊的小伙子拉到了一旁。小伙子悄声说,他正好有一套单间,有急事要退房,他想半价把房间转让给舒畅。柳暗花明,求之不得。舒畅提出要求,等看过房间后才

  • 复活死亡记忆

    1。连环凶杀案2006年圣诞前夕,沉浸在节日喜气中的美国河滨市蒂梅丘拉镇居民们被接连发生的三起凶杀案震惊了!受害者分别是三个年龄在15岁上下的年轻女孩,相似的犯案手法,使警方认定凶手是同一个人。三名死者并没有遭到性侵犯,但尸体上都留有触目惊心的累累伤痕,显示她们生前曾遭到残酷的虐待。想到残暴的杀人恶魔可能就潜伏在周围,节日的欢快气氛立刻被巨大的恐慌所取代。警方虽全力以赴,然而狡猾的凶手几乎没有留下

  • 谁还认识他

    设计师凯西最近在与已分居一年的丈夫协议离婚。这天,心情不佳的她拖着行李登上了从美国飞往阿根廷的班机,她收到请柬和机票,被邀请去那里参加一个国际会议。上了飞机后,凯西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坐在她邻座的是一个风度翩翩的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他看到美丽的凯西坐下来,向她投来了友好的微笑,寒暄道:“你好,是去旅游的吗?”“不,我是去参加一个工作会议。”凯西回答道,她对这个温文儒雅的男子颇有好感。男子继

  • 三变暗手

    高手艺民国时期,安州城西有片集市,每月逢七,来赶集的人络绎不绝。两个月前,这里来了一个奇人,大家都喊他星先生。星先生青布长衫戴礼帽,鼻梁上架着副圆墨镜,像个不伦不类的账房先生,可他表演的“三变暗手”绝活令人啧啧称奇。不管什么物件在他的手里都格外听话,想让去哪就去哪。听起来简单,可演起来就神奇了,不拘泥于道具的形式,花样无穷,传说他是曹州城老手艺人周轩周老爷子的唯一弟子。这一日逢集,星先生摊前早早就

  • 孤岛的黎明

    在上海市的虹口区有一幢历史久远的老建筑,名叫哈尔滨大楼。解放前,那里曾是盛名一时的“罪恶孤岛”。楼内积聚了数千人,他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的难民,其中不乏乞丐、小偷、流氓,真可谓是鱼龙混杂。大楼内还盘踞着多股黑帮势力,他们划地为界,经常滋扰附近乡邻。在诸多黑帮势力中,最让人头痛的,就是匪首张文典控制的“五河帮”。张文典早年当过土匪,此人阴险残暴,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头。其门下匪众甚多,做的尽是些杀人越

  • “一大”的逃兵

    变故降临巡捕搜查上海十六铺码头。汽笛声中,轮船靠岸,铃声响起,舱门打开,旅客下船。熙熙攘攘的人流中,一对青年男女引人注目,两人新派打扮,男的西装领带黑皮鞋,女的短发裙子高跟鞋,亲昵地臂挽着臂,耳鬓厮磨切切低语。踏上马路,几个黄包车夫异口同声:“先生小姐,要车子?”男的拉着女的上了其中一辆:“走,大东旅社。”此人是哪个?后来的汪伪政权第二号人物陈公博,当时的身份是广州共产主义小组宣传委员、中共“一大

  • 夜归惊魂

    深夜,马克驾驶着出租车,在郊外的公路上转悠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迎来了一位乘客,那是一个身着风衣,脸色枯黄的中年男子,他的右手拎着一个大皮包。“请带我去马歇尔小镇。”中年男子说道。马克闻言,脸上立刻闪现出一种异样神采,随后,他发动了车子。途中,马克不停地与对方聊天。在交谈中,马克获悉中年男子名叫斯蒂文,在市区工作。今天晚上,他应友人之约,赶往马歇尔小镇度假,但由于自己的疏忽,错过了最后一班公车,只能

  • 门镜里的谋杀

    傍晚时分,梅子瑜来到A城。她是应聘来A城某公司上班的。来A城前,她通过这里的房屋中介,租下了城北碧水苑的7栋704。梅子瑜早先跟房东约好下周入住,但由于公司临时将新进员工培训提前了一周,她只好私下和房东联系,请求能否让她提早搬进去。房东见她一个小姑娘在A城35故事地不熟,便同意了。下车后,梅子瑜去房屋中介拿了钥匙,再打车去碧水苑。她提着行李箱进入小区,找到了7号楼,气喘吁吁地爬上704。开门进屋关